·内容查询

·最新专题论述
聚焦PX项目:风险不大,抵触咋那么大
关于加强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管理的通知
能源革命的核心是消费革命
我国自行开发的PTA生产技术简介
吸附法回收醋酸废水技术进展
膜分离法回收醋酸废水技术进展
精馏法回收醋酸废水方法简介
我国对苯二甲酸技术及产品发展特点

?

?

?

?

?

? 首页 >> 专题论述 >> 更多信息

?
能源革命的核心是消费革命

【更新时间:2014-8-29 9:16:45 ??文章录入:中国PTA行业网站】
【字体: 字体颜色
????
  今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提出了推动能源消费、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方面的“能源革命”,引起业内广泛关注和热议。

  中央提出能源革命的背景是什么?其核心有哪些方面?如何更好地推进革命?

  能源革命迫在眉睫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指出,面对能源供需格局新变化、国际能源发展新趋势,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必须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这些话语,深刻指明了当前我国节能形势的重要性、严峻性和急迫性。

  就推动能源革命,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了五点要求:一是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二是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三是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四是推动能源体制革命,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五是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这五点要求高屋建瓴、内涵丰富,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为我国石油和化工行业推进能源革命指明了方面。”

  “推动能源革命,是中央站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高度,对今后我国能源发展战略作出的一项根本性的重大部署。”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勇武在分析我国能源安全形势时谈到,“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对国家繁荣发展、人民生活改善、社会长治久安至关重要。”

  中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原副总工程师朱和表示:“中央此次提出能源革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中国经济发展到现阶段,能源状况已成为制约经济继续发展和转型升级的瓶颈。过去那种较高单位GDP能耗、无休止能源消耗的粗放式发展模式,显然已经不能再继续维持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目前,中国的单位GDP能耗很高,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美国平均水平的2.4倍,日本平均水平的4.4倍。根据我对能源革命的理解,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在能源领域不进行大力度的改革、革命性的变革,恐怕很难解决这个问题。因此,中央高屋建瓴地提出了能源革命,从战略角度把这个问题看得很清楚。而且,此次能源革命不是小打小闹,也不是可有可无,而是迫在眉睫、必须进行。只有能源革命才能真正解决中国的能源问题。”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同样认为,此番中国高层高调强调革命,是由于前期的改革力度不够,而且改革严重滞后,现在能源供应与消费矛盾又比较严重,因此用了语气比“改革”重的“革命”一词。

  “整体来看,中国经济与能源消费已经走到了一个交叉点。一方面,国内经济发展速度已经趋于缓慢,政府也没有像以前那样追求GDP的高速增长,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改变。受此影响,能源需求可能也会降下来,能源需求的下滑会产生很多矛盾,同时也会带来一些机会。其中,产生的矛盾包括对煤炭需求减少、煤炭库存增加以及煤炭价格下跌。从机会角度来说,在能源需求快速增长时期改革很难,因为当时主要以满足需求为主,改革风险很大,但现在经济增速放慢,相应能源需求下降,推行能源革命的机会就出现了。不过,我认为能源革命不是要革谁的命,它是一个宽泛的说法,需要通过一些革命性的动作来解决能源方面的问题,重点强调的是改革的语气、力度以及决心。同时,中国的能源革命应该具有中国特色,概念上不是简单等同于美国的页岩气革命,要根据中国的资源禀赋,推进符合中国国情的能源革命。”林伯强强调说。

  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则谈到,变革、改革、革新等与革命相关的词有很多,实际上它们的区别就是程度的不同。革命,应当是在整个能源体系上发生重大的根本性变化,而不是在原本的基础上进行简单的修补。能源革命,在方式上,是消费方式和生产方式的根本性改变;在体系上,是对一些传统的体系进行根本性改变;在能源结构上,要降低煤的用量;在体制上,要打破传统高度集中的市场结构。

  记者调研发现,从国内能源现状来看,我国能源形势也的确不容乐观。

  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今年2月发布的《2013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显示,去年我国石油(成品油)和原油的表观消费量分别达到4.98亿吨和4.87亿吨,同比分别增长1.7%和2.8%;石油对外依存度达到58.1%,与2012年基本持平。报告预计,今年我国石油和原油净进口量将分别达到3.04亿吨和2.98亿吨,较2013年增长5.3%和7.1%,石油对外依存度将继续升高。报告还预计,我国将在今年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石油净进口国。据了解,从1993年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由当年的6%一路攀升,于2009年突破50%的关键节点。而除了石油之外,我国天然气和煤炭的对外依存度也持续升高。去年,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由2012年的25.5%上升至31.6%,首次突破30%;煤炭对外依存度为8.13%,较2012年的7.11%上升明显。

  石油和化工行业是我国能源生产与消费的重点行业,在工业领域位居前列。在今年行业重点耗能产品能效领跑者发布会上,李勇武强调指出:“全行业节能工作面临的能耗形势十分严峻。一是能耗总量继续增长。2013年,全行业综合能源消费量首次突破5亿吨标准煤,达到5.01亿吨标准煤,增长6.1%。二是重点产品能耗下降速度减缓甚至出现反弹。2013年,乙烯、合成氨、30%离子膜碱和纯碱的单位综合能耗仅降低1.5%左右,而炼油和电石单位综合能耗8年来首次出现反弹,上升0.96%和1.87%。”

  以上所有数据都佐证了一点:推行能源革命,迫在眉睫!

  核心就是消费革命

  既然能源革命必须推行,只有解决好这个问题才能真正解决中国的能源问题。那么,能源革命的核心和重点是什么呢?

  朱和认为,能源革命四大内容中的消费革命要放在首位。他表示,中国从过去保持下来的需求量决定供应量的能源供需模式和观念需要打破。能源消费革命的核心内容,是建成能源节约型社会,在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的同时,转变消费观念,提高能效,降低能耗,增强企业及全社会的节能意识,减少能源浪费,实现能源清洁化、绿色化、低碳化消费。

  董秀成表示:“能源革命的核心是消费革命。因为过去长期的计划经济,包括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期,都过分强调供给方如何保障国民经济发展。过去,国家计委或发改委在做规划、计划时,对于能源保障多少、经济总量增加多少、GDP增长多少等问题,都涉及到传统的大平衡思想。当下看来,这种思想已经过时。用有限的资源来满足无限的需求既不现实,也不可持续,所以现在强调消费主导。我觉得习总书记这次讲话的思想也是把能源消费革命放在了第一位。而且我们强调的不是过去那种无限制的能源消费,而是一种科学理性的能源消费。我理解的消费革命是在消费方式、消费思想、消费观念上做一些大的改变。消费总量应该有一个‘天花板’,即能源消费总量应该有一个峰值。过去提出的石油峰值主要强调的是供应方面,那么现在这个峰值应该放在能源消费方面,着力强调能源消费的峰值,这样才能让整个国民经济、整个社会对能源消费的认识更加理性。”

  在国内多元供应确保能源安全的基础上,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着力发展非煤能源,形成煤、油、气、核、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多轮驱动的能源供应体系,实现能源供应革命的观点,也被专家们所强调。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能源处副处长林才顺谈到,未来的能源供应目标是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从67%降到63%,石油、天然气的消费占比要在24%的基础上有所提高。其中,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天然气占比要从现在的5%左右提高到11%。另外,由于我国石油、天然气等对外依存度增加,能源革命又要实现能源的多元供应,因此要着重发展天然气以及非常规油气等能源。

  朱和认为,中国的资源禀赋是煤炭多、核资源多、水电丰富,但是油、气却不足。因此,进一步调整能源供应结构非常必要。比如,沿海地区可以本着安全为主的原则适当发展核电站。同时,在过去勘探开发常规的油气资源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发非常规油气资源,比如页岩气、煤层气、致密油气、油砂等等。

  林伯强则强调能源体制革命的重要。他谈到:“从能源革命的核心来说,四方面的革命都很重要。最难实现和让我感觉比较新的是体制革命。因为能源供给、能源消费以及能源技术革命以前都讨论过,但体制革命是这次新提出来的,以往都说体制‘改革’。而体制革命是最难也是最需要做的事情,包括打破垄断、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等。现在国企混合所有制经济开始可能是小改小革,但接下来会有比较大的动作,所有制经济的改革应该是很重要的。”

  四项革命各有方向

  明确了能源革命的意义,那么这几方面的革命应该朝什么方向推进呢?

  对此,董秀成针对几个方面进行了分析。

  他认为,能源消费革命,首先要实现总量控制。即针对能源消费革命,应该重点考虑能源消费总量峰值,从国家层面对未来做一个具体的规划,比如何时能源消费总量会达到峰值。其次,煤炭也要有消费峰值的概念。因为煤炭现在用量还非常大,国家应该制定目标,到什么时候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多少。再次,要引导整个社会消费观念进行重大改变。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过去长期依赖的粗放式、高能耗的产业发展模式显然已经不再适用了,关键是要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实现转型。如果结构调整不到位,能源总量控制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针对能源供给革命,董秀成认为,能源供给的本质是生产。第一,能源生产过程要实现绿色化。过去生产方式比较粗放,生产过程会对环境造成大量破坏和污染,未来国家在这方面应该加大改革力度。第二,供应来源应形成多元化格局。

  能源技术革命的潜力非常大,说到底就是勘探和节能降耗。能源的勘探、开发、生产、加工、转换、利用,每一个环节都跟技术有关。每一个环节技术有所提升,都能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比如,石油行业通过技术发展提高采收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就能增产很多原油;加工转换过程能源利用效率提高,量入为出相当于增加了能源的供应量,量出制入相当于减少了能源的消费量。所以说,能源革命其实在很大程度上与技术密切相关。另外,节能降耗技术在中国潜能也很大,因为中国能源短缺的背景下存在着能源浪费较严重的情况。

  能源体制革命,要解决行政力和市场力的平衡问题。董秀成表示,过去我们太迷信行政力,认为政府只要通过行政干预手段就可以解决问题,但现在不适用了,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都明确提出要用市场力量来决定能源价格,回归能源的商品属性。从体制上来讲,没有竞争就没有效率。行政力和市场力两者之间要寻求一种平衡,应由过度依赖行政力,逐渐转化为以市场力为主、行政力为辅;由重审批、轻监管,转向以监管为主、行政干预为辅。政府制定政策并进行监管,企业按照政策在市场上运作。

  朱和则结合石化行业的实际情况提出了具体的建议。他认为,从能源供给革命的角度来看煤炭行业,国内要在煤炭解决清洁化的基础上,慎重适度发展新型煤化工,包括煤制油和煤制气、煤制烯烃等,生产油气、烯烃、芳烃等,供给国内需求。“这是我们和美国能源革命的区别。”朱和说。

  传统油气资源开发方面,朱和认为,东部的一些油田在枯竭之中,西部的油气资源要能接替上来。我们要在能源供给战略方面做出重要调整,光、电、煤、核、油、气齐上阵,各方面资源的优点都要利用起来,保证国内能源供给。国内发展好能源资源勘探和开发的同时,也要继续稳步开展对外能源合作。要完善发展四大能源通道,包括西南通道中缅油气管道、西北通道中哈原油管道、中亚天然气管道、东北通道中俄原油管道等;要结合路上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配合中缅、印巴经济走廊建设,完善发展国内能源供应通道。在能源供给革命方面,中国还要本着互利互用的原则,跟一些资源丰富的国家进行合作,建立稳定的能源供给关系,实现能源供给多元化。

  从技术革命来看,能源革命中会有很多技术问题需要解决。因为要真正实现能源消费和供给革命,非常规油气开发必不可少,但它的一些瓶颈需要技术革命的支持来突破。通过技术革命,可以大幅提高能效、节能降耗。

  能源体制革命方面,朱和认为,第一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积极建立中外合资能源企业,打破石油领域垄断。他表示,让国内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进来,充分发挥国外资本、国内社会资本、民间资本、民营经济的积极性,能加快能源体制建设。第二要完善价格体制改革。如天然气价格改革等方面,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形成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体制。第三要构造一个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这方面会涉及到如何把能源领域的法律、法规建立起来,并且如何通过废掉一些旧法律和法规来建立、健全、完善新的能源法治体系。

  在能源消费革命方面,要认真落实节能优先方针,加强对标管理,严格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积极实施节能技术改造,强化合同能源管理,加快推广应用能源梯级利用、水资源循环利用、废弃物交换利用等节能减排先进技术,大力发展清洁生产和循环经济,提高资源能源利用效率,降低生产经营成本。

  冲破阻力需要顶层设计

  既然是能源革命,就是权利再分配的过程,需要克服一些障碍。

  对此,董秀成谈到,任何一项改革、变革、革命,一定有既得利益者,要想有所改变,一定会有障碍和阻力,这是任何一个社会变革都必须面对的问题。革命由一种受利模式变成另一种受利模式。例如,以前中国的市场高度集中,尤其是油气行业,上游只有几家大公司可以做。显然,他们是不愿意改变的,这就形成了阻力。另外,想让市场发挥作用,提升市场力,就要削弱政府权力使其行政力下降,一些政府相关部门和官员不愿意改变,也会形成阻力。

  “克服障碍关键要靠顶层设计,要由上而下来推动。中国现在不管是能源行业还是其他行业的革命都应该以顶层设计为主。就如当初邓小平所讲,不改革就下台,实际上强调的就是自上而下的推动。所以,中国能源体系的革命,应该跳出能源领域,靠党中央国务院这种高层的力量来推动。”董秀成表示。

  在林伯强看来,能源体制革命可能遇到的阻力最大,任务最艰巨。他认为,体制革命的核心之一是价格改革。对于天然气价格改革最关键是放开天然气价格,即工业用气价格要变为市场化价格。以前是增量,今后要把存量都列为市场价格,这是天然气价格改革很重要的一方面。另外,针对民营企业进入能源领域上、中、下游的“玻璃门”、“天花板”等无形的障碍,政府必须有实质性的行动进行清除。价格改革也是体制革命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如果没有天然气价格改革,民营企业就不敢进入这一领域,因为进入后一定是亏损的。其实,我们现在很多领域都对民营企业开放,但是他们不敢进来,没这个胆量,这是因为中国能源行业大多没有民营期望的收益,具有收益的不确定性,这主要是由于政府在控制价格。所以开放不开放,价格改革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对民营企业开放要让他们能赚到钱,而且没有不确定性。”林伯强强调说,“其实这些革命性的做法我们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敢做。能源价格涉及面广,以往改革比较谨慎,今后必须有这个胆量和觉悟去做一些革命性的动作。比如,上游对民营企业开放,以前不敢,现在要大胆做一些尝试,看看结果会怎么样,有什么样的问题。”

  林才顺则认为,首先,要继续推进天然气税收政策改革。目前我国天然气需求量呈大幅刚性增长趋势,国内天然气进口价格倒挂,非常规天然气亟待发展,调峰能力亟待加强。因此,他建议继续加大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的支持力度,进一步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推进现行存量气价向增量气价并轨,通过税收调减等措施对调峰保供企业给予适度扶持,对于承担社会责任购销价格倒挂的进口天然气实行进口环节增值税全额即征即返。

  其次,加大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投入。从国际经验来讲,美国有6万口页岩气井,每年产量达2700亿立方米,我国也力主开发国内页岩气。但是目前开发投入非常大,打一口页岩气井需要8600万元,一般的民营企业难以承担。此外,还存在页岩气管道运输以及加工转化利用等关键问题,成为阻碍页岩气发展的瓶颈。

  ??? 另外,现在页岩气与煤层气相比,煤层气更适合民营资本进入。煤层气打一个钻井成本只有50多万元,加上其他配套措施的全部成本也只有200万~500万元,仅为页岩气开发成本的5.8%,对于实力并不强大的中国民营企业来说吸引力更大。“但有一个矿权问题,因为煤层气底下有煤,是先产气还是先产煤?煤炭审批权在各省手里,煤层气审批权在国家手里,这当中就存在一个利益问题。因此,只有平衡好国家、地方、煤炭企业和煤层气企业之间的利益,煤层气产业才能获得快速发展的机会。”林才顺告诉记者。

  深刻影响产业格局

  被采访者表示,对于这次能源革命,各方在观念上要有大的改变。在此次能源革命中,没有旁观者,都是参与者,而且都是利益相关者。石油和化工行业更是如此。

  朱和说,中国石油和化工行业要做能源革命的第一参与者和先行者。该行业既是如汽、柴油等能源的生产者,又是能源的消费者,很多化工企业又是用能大户,这就决定了石油和化工行业在能源革命中处于一个承上启下的位置,既可能成为革命的动力,也可能成为革命的阻力。能源革命对石油化工行业影响较大,这些企业应该走在国内能源清洁有效利用的前列。

  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能源化工处副处长韩红梅表示,在能源革命的号召下,以煤制天然气为代表的煤基清洁能源生产方式应得到鼓励和发展。在西部煤炭资源产地将煤炭就地转化为清洁能源天然气后再输出,是全国层面优化能源消费结构的重要方式。她表示,煤制天然气与燃煤发电同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方式。二者相比较,在生产环节,煤制天然气能源转化效率更高、二氧化硫脱除率更高、氮氧化物产生量更少。在输送环节,煤制天然气采用管道输送,能量损失更低;在消费环节,天然气与电的能效优劣取决于具体的消费方式。从全生命周期角度,煤制天然气在供暖、工业动力、工业窑炉、炊事、冷热电三联供等领域具有比较优势。而燃煤发电在交通动力等领域具有比较优势。

  李勇武强调,石油和化学工业是国民经济的能源产业、基础原材料产业和支柱产业,也是用能耗能的主要工业部门之一。2013年,全行业在节能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不仅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大幅下降,而且行业技术创新也取得了新的突破。但是,行业节能工作面临的形势仍十分严峻,实现“十二五”节能目标面临着很大挑战,存在产业结构不合理、技术创新能力较弱、能源需求压力巨大、能源生产和消费对生态环境损害严重等突出矛盾和问题,特别是产能普遍性过剩严重影响了行业节能工作。在石油和化学工业,从炼油到无机化工原料、农用化学品、染料、橡胶制品等传统产业以及部分有机原料、合成材料等新兴产业的产能都严重过剩。其中,炼油产能过剩约2亿吨,尿素、甲醇、烧碱、电石、聚氯乙烯等产能过剩超过1000万吨,磷酸二铵、磷酸一铵产能大约一半过剩,纯碱产能过剩约850万吨。

  此外,传统产业直接以能源资源为原料,能源消耗量巨大,尤其是落后产能还占相当大比重,直接拉低了全行业能效水平。行业内绝大部分产品落后者能效水平与领跑者的差距在50%以上,差距最大的产品甚至超过100%。也就是说,同样生产1吨产品,落后企业消耗的能源是领跑者的2倍以上。今明两年,许多产能过剩行业仍有大量新建和扩建项目,产能过剩矛盾进一步加剧,行业节能任务将更加繁重、更加艰巨。

  国际竞争压力也进一步加剧。美国“页岩气革命”取得重要进展,推动全球能源和原料结构发生重大改变。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凭借其低廉的价格,加快推进“再工业化”步伐,正在投资建设一大批石化项目。中东国家也积极把轻烃原料优势转化为产品竞争优势,成为全球使用乙烷及轻烃占比最高的地区。据美国化学理事会公布的数据,美国乙烯生产成本仅为西欧市场成本的35%,远低于亚太地区成本,中东地区的生产成本则更低。北美页岩气和中东轻烃具有的成本优势,将对我国以石脑油、煤为原料的石化产业形成长期挑战。

  以上行业存在的问题和挑战,都迫使全行业在能源革命中要成为重要的参与者和先行者。

  主动投身积极参与

  那么,对于能源革命,石油和化工行业应该如何应对呢?对此,李勇武分别进行了分析,并对行业提出了期望。

  在能源消费革命方面,要认真落实节能优先方针,加强对标管理,严格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积极实施节能技术改造,强化合同能源管理,加快推广应用能源梯级利用、水资源循环利用、废弃物交换利用等节能减排先进技术,大力发展清洁生产和循环经济,提高资源能源利用效率,降低生产经营成本。

  在能源技术革命方面,要重点围绕提高能源使用效率,进一步强化技术创新,加强共性关键技术及成套装备攻关,突破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节能减排核心技术;推进国家级石化和化学工业节能减排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建设,建立跨部门、跨行业产学研紧密结合的科技创新体系;实施节能技术改造、节能技术装备产业化示范、合同能源管理等重点工程项目,加快推广应用乙烯裂解炉耐高温辐射涂料技术、低能耗水溶液全循环尿素生产技术、大型密闭式电石炉、电石炉尾气综合利用技术、氯化氢合成余热利用等节能减排先进技术,形成行业转型升级的新增长点。

  在能源供给革命方面,要立足原料多元化,优化能源结构,建立多元供应体系。加快发展非常规油气和生物质新能源,重点突破储层多段压裂改造、页岩气含气量及储层物性分析测试等关键技术,加快页岩气、煤层气、致密气、致密油等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勘探和开发步伐;积极推进非粮法燃料乙醇、生物柴油的技术研发,组织好产业化示范,逐步扩大非粮法的生产规模;积极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大力开发煤基多联产技术,促进现代煤化工规范、有序发展。

  能源体制革命方面,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进一步完善行业节能减排管理体系。加快推进油气资源价格和税收改革,逐步建立碳排放权、节能量和排污权交易等制度,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作用,形成能源节约市场倒逼机制;进一步完善能效领跑者发布制度,定期发布重点耗能产品的能效领跑者及其指标,制定行业能效提升路线图,组织开展能效对标达标活动,引导企业提高能源资源利用水平。企业要加强能源管理中心建设,积极开展能源计量在线监测、分析工作,提高企业的能源管理水平。

  朱和则提出,石油和化工行业首先要当积极参与者,主动传递正能量,努力推进能源革命。今后,石油与化工企业在合理利用资源、提高单位产出、降低单位能耗、增加高附加值产品、实现转型升级、化解过剩产能等方面大有可为。但是,市场价格改革以后,如天然气等部分资源价格会有所上升,相关化企在原料方面需要及时调整。另外,新型煤化工在国内发展不能一拥而上,要根据条件适度发展。对于部分过剩产能的化解问题,需要打破本位主义、地区保护主义,相关企业在思想上要真正适应这次革命,趁着能源革命大潮,淘汰能耗、物耗高的落后产能,进一步提高能效、发展生产力、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

(中国化工报)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站长?|?后台管理?|?
?

(备案号:京ICP备0604352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222)
? CopyRight 2005-2006, TAPT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访问 次

?